圣辉法师悼念禅道长老

圣辉法师悼念禅道长老

 

            


2018年5月5日上午,虚云佛学社名誉社长、禅门尊宿禅道老和尚示寂追思法会在郴州苏仙岭南禅寺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湖南省佛学院院长、长沙麓山寺方丈圣辉大和尚致悼词,全文如下:

 
学习禅道老和尚不忘初心牢记弘法利生的使命
谱写佛教中国化的新篇章

 

圣 辉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在此隆重举行追思大会,以缅怀禅道老和尚。
     禅道老和尚,俗姓谢,名廷玺,1934年腊月二十七日生于湖南耒阳市大义乡泥湾村,2018年4月29日15时06分,于郴州苏仙岭南禅寺安详示寂,世寿85岁,僧腊78载,戒腊73夏。
 
    老和尚幼植善根,年八岁即礼大义乡涌泉寺大智法师披剃出家,法名禅道、字早归,三年后前往云居山天中寺依瑞云老和尚受具足戒。戒期圆满,常住耒阳狮子岭,学习佛教仪轨及唱诵法器。1946年,至南岳参学,于福严寺镇清老和尚座下习禅,饱受钳锤,并蒙镇清和尚咐嘱,得临济正宗第四十六世法脉,法名源道。1947年,就学于南岳大善寺佛教讲习所,亲近熹谷和尚,后因时局动荡,又随熹谷和尚到益阳白鹿寺学习。1954年,前往云居山真如禅寺亲近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常住修行十四载,与慧通、传印、一诚、绍云等禅师同参,日间参加农耕生产,夜间禅坐。其间与一名同修刺血合抄《华严经》。1957年,海灯和尚在云居山创办天台宗研究班,禅道老和尚得以入班学习。后蒙虚云长老咐嘱,先后摄受为沩仰正宗第九世法脉传人,法名宣慧;曹洞正宗第四十八世法脉传人,法名复本。1959年,云居山真如禅寺僧伽生产大队成立,老和尚任队长,并出任江西省青联委员。1966年忽起劫波,老和尚被遣返回乡,然其誓不还俗,隐居于湖南永兴和耒阳交界处的深山之中十三年之久。是处山高偏远,人烟稀少,民风淳朴,老和尚独自一人生活在龙泉寺,坚持传统,信守戒律,自耕自食,农禅度日。1979年改革开放后,随着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开始有人发心追随长老出家修学,未久,老和尚带领十一名慕道沙弥前往云居山参学。1981年至1984年,老和尚受邀至厦门南普陀,协助妙湛长老恢复闽南佛学院,并任监学之职,与梦参、智敏诸法师共事。1984年至1993年,因缘成熟,得以回到湘南故里,协助政府落实宗教政策,恢复重兴苏仙岭南禅寺、耒阳紫霞禅寺、普济寺、安仁月轮岩等二十余座寺院,并发起成立郴州市佛教协会,出任会长。老和尚历任湖南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湖南省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委员。曾任郴州市政协第一届、第二届委员,第三届、第四届常务委员,并被多次评为政协优秀委员。我与禅道老和尚于81年相识庐山东林寺、82年初我们又相逢在南普陀寺、随后他在闽南佛学院作监学、我考入中国佛学院。十二年后的94年我受朴老委派到湖南指导教务建设、并兼任湖南佛教协会会长,老和尚则被郴州市有关部门请到苏仙庙任住持。苏仙庙恢复期间极度艰难、大殿里面佛像都没贴金,当时他与市统战部王部长为郴州市佛教协会成立一事到长沙来找我,熟人相见、分外亲切。于是与他们一道乘车到郴州苏仙庙,看了苏仙庙的现状后,认为容易与民间信仰混同,建议改名为南禅寺;又到北京请朴老为南禅寺题写寺名,送到苏仙庙,于是苏仙庙改成了南禅寺。同时我又乘到香港参访的机会与南禅寺大殿的佛像化缘了六万张金箔,给佛像贴金,从此南禅寺在老和尚的住持下得到了健康发展,道场也逐渐得到了兴隆。
 
    回顾禅道老和尚一生,道心坚固,戒律精严。艰难岁月,他隐居于深山,行头陀行,安贫乐道,农禅为务;欣逢盛世,他建寺安僧,恢复祖庭,续佛慧命,接引学人。老和尚一生真参实学,道眼圆明,人格高尚,在佛教界享有崇高威望,为中国和湖南佛教事业,特别是湘南佛教事业的复兴发展倾注毕生心血。老和尚政治立场坚定,积极协助党和政府落实宗教政策,起到了广大信众与党和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纽带作用,他慈悲仁善,热心公益事业,弘法利生,服务大众,为促进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老和尚修行几十年、定力深厚,自幼前往南岳求法,后入云居山亲近虚云长老,坐作并行,朝暮修道,焚膏继晷,未曾暂废,效仿古德刺血抄经,深入定境。在社会动荡中,面对种种诱惑不为所动,隐居于深山十三载,坚守信仰,矢志不移,戒德庄严,发扬农禅家风,行苦头陀行,堪为后世之楷模!
 
    在建寺安僧方面,老和尚功德无量。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与宗教政策的落实,老和尚以建寺安僧为己任,恢复了大小寺院二十余座,完善道场各种管理规约,建立了多个道风纯正的寺院、正信正行的僧团,然其依旧保持着衲子本色,一肩明月,两袖清风,传承了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复建了多座正法道场!
 
    在僧才培养上,老和尚立足于丛林传统,注重道风建设,坚持祖师家风,宗说皆通,领众熏修起衰继绝,荷担宗门,并于1991年发起创办郴州市佛学培训班,续佛慧命,作育僧伦,为佛教界培养了一批年轻有为的僧才,各为一方化主,堪为当今佛教的中流砥柱。
 
    在弘扬正信方面,老和尚先后求学与多处佛学教育机构,自幼受到佛教传统修持的培养与“人间佛教”思潮的熏陶,坚持正信正行,在其建寺弘化的生涯中,慧眼独具,高瞻远瞩,广兴慈悲,巧设方便,建丛林道场于名山,积极引导四众弟子正信正行,对郴州佛教的健康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在社会慈济方面,几十年来,老和尚致力于公益慈善事业,长期资助多名家境困难的高中生、大学生完成学业,为残疾人士捐赠义肢、轮椅100多副,并创立慈善诊所,开办吉祥安老院,赡养无自理能力与经济来源的老人,每年组织义诊,并亲自赶赴汝城麻风村送医送药、送生活物资,个人捐资救灾、助学扶贫金百余万元,并积极组织信众,筹集公益资金千余万元,开展多种形式的慈善救济活动,赈灾助学,修路打井,拯济孤贫,服务社会大众,在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为佛教的发展赢得了良好的社会支持!
 
    八十载精进修持,八十载济世利人,老和尚一生慈悲喜舍、利国利民,对佛教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永远值得我们尊敬和怀念。今天我们在这里追思老和尚,就是要学习老和尚不忘初心、牢记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使命、精进不息、为法忘身的精神!而我们对老和尚最好的缅怀,就是要以老和尚的品德为榜样,吸取老和尚的智慧和力量,继承老和尚爱党爱国爱教的精神,发扬佛教优良传统,坚持佛教中国化方向,正信正行的菩萨行,在十九大确立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与全国人民一道迈上新的征程,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佛教的中国化谱写新的篇章,为世界和平做出佛教应有的、积极的贡献!
 
   禅心寂寂,身光已化莲池月;道德巍巍,悲愿犹存戒定香。
 
   惟望老和尚不舍众生,乘愿再来,广施法雨,再结胜缘!